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廣東從化劉煥彬

層巒疊翠起波濤,愧煞生來帶把刀。何處人間長樂我,一峰更有一峰高《看圖題萬峰林》

 
 
 

日志

 
 

[原创从化故事]从化水东堡圆村、圆村刘格和他的儿子  

2014-08-04 22:07:06|  分类: 圆村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化水东堡圆村、圆村刘格和他的儿子

 

近日,通过江苏省南京市网友刘荣喜先生的转载,我有幸读到了先祖刘格到外地为官而“流传于外”的几首诗作,登载于《万历六合县志》卷八艺文志。同时,看到《万历六合县志》卷四载:“刘格:广东从化县人,举人,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任。为政宽平廉静,民赖安妥,尤邃于经学,与诸生讲论多所发明云”。这与我村族谱的记载相合,结合清雍正八年《从化县志》(1989年注释版)的相关记载,我想以此为引,讲讲水东堡圆村、圆村刘格和他的儿子。

(一)刘褎然与从化圆村

圆村,位于从化城区南面大岗岭下,明、清时隶属“从化水东堡”,现在是街口街赤草村的圆村社。圆村现有人口800人左右,刘姓,以南宋翰林院权直学士刘褎然为始祖,称“学士公”,祠堂号“学士宗祠”(破损)。刘褎然是“广州府番禺慕德里司庵罗”人,生于宋理宗实庆八年(1232年),卒于元成宗大德二年(1298年),享年六十有七。

族谱记载:

(源于手抄本,本人水平有限,错、漏、断句待考。下同。)

圆村始祖考褎然,(12321298)字举之,番禺人,幼英颖。同邑梁惟中善品藻,见而叹异曰:是必以学行显,亟以女妻之。咸淳四年(1268年)登进士及第,初授文林郎,韶州军事判官;考最进承直郎,差提领丰储仓所检察官。恭帝即位(1274),敕:史筵之属,本无定员,然其选最重,此选颇杂而史局遂轻,乃择文学清敏者入为史局属。德祐二年(1275年)春,褎然遂改史馆检阅,寻进承议郎,行太常丞、翰林院权直学士。时蒙古入关,国濒于亡,在外则牧守叛降,在朝则百官奔散。帝禁之不能止,褎然守死不降。敕褒之曰:自权奸迷国之久,四维随驰,艰危之际,外而牧守叛降,内而缙绅逋遯,寝成无父无君之习。朕重慨士风颓靡,人心陷溺,思所以砥砺振起,惟尔庀职穀下与朕共守,陟官一列以劝,事君懋思尽忠,勿替初节。可特授朝奉郎,依前行太常丞,兼翰林院权直学士,以旌其忠。奈何忧愤,卒于行在,谥忠毅,闻者悼之。学士公生于宋理宗实庆八年(1232年),壬辰娶夫人梁氏,乃同邑京县尹公惟中之女也。公业画、书、经、春秋,由乡学入国学。卒于元成宗大德二年(1298年),享年六十有七。赐葬于从化水东堡土名分乳岭脐穴寅甲向之原。(分乳岭俗名“木勺岭”,现已推平、改变原貌,在从化汽车站、上城湾畔附近)

再看清雍正八年《从化县志》(1989年注释本)

疆域水东堡志(P19-20)载:

。。。 由白田冈而计之,又南二里曰庄贝岭,离城十二里。又南二里曰圆村,亦离城十二里,村各有围。 。。。

人物志(上)(P142载:

刘裒然,字举之,水东人。幼英颖,同邑梁惟中善品藻,见而异曰:“是必以学行显”。亟以弟女妻之。咸淳四年进士及第,初授文林郎韶州军事判官,考最进承直郎,差提点丰储仓所检察官,改史馆检阅,寻进承议郎行太常丞。时蒙古入寇,国濒于亡,在外则牧守叛降,在朝则百官奔散,帝禁之不能止。然守死不去。降敕褒之,特授朝奉郎,依前行太常丞兼翰林院权直。无何,以忧愤卒于行在,闻者悼之。

其中,褎然的“褎”字误作为“裒”,我相信是因为打字之误;到现在,许多电脑、手机字库中都没有这个字。在相关的记载中,还见过许多写成褒贬的“褒”、襃姒的“襃”;或者“褏”,甚至直接写成简化的“袖”,连《现代汉语词典》第五版P1535都只将“褎”作“褏”,简单解作“同袖”,这都是不对的,起码就不全。褎,音(yòu),服饰盛美的样子,如:褎如充耳(服饰尊盛而德行不能相称),褎褎(服饰盛美的样子,禾苗渐长的样子)。如:褎然(枝叶渐长的样子,出众的样子);如:褎然举首(褎然冠首,出众,超出同辈而居首席)。褎然,词意注释为:1.枝叶渐长貌,唐朝皮日休《茶中杂咏?茶笋》有“褎然三五寸,生必依岩洞。”句;2.杰出貌,唐朝黄滔《福州雪峰山故真觉大师碑铭》有“此其气息意态,皆泽于古,歌虞颂鲁,褎然《诗》、《书》之续也”句。

关于这个字,现今普通话注音(yòu),听我们村的老人相传,我们(粤语)读作“否”字的音、调,上声;又听过从广州郊区前来拜祭的兄弟读作高一调的“酉”音,也是上声。关于这个字,我还曾经专门到墓碑前拍照为证,证实的确就是“褎然”而不是其他。

另外,族谱记载“亟以女妻之”、“壬辰娶夫人梁氏,乃同邑京县尹公惟中之女也”,墓碑同如是记;《从化县志》记载“亟以弟女妻之”, 是有误的。《从化县志》记载“差提点丰储仓所检察官”、族谱记载“差提领丰储仓所检察官”,点、领一字之差,我也专门到墓碑前考证为“领”。

附族谱记载的大宋度宗、恭宗初授褎然公敕令三道:

第一道:授文林郎、知韶州军事判官

敕赐进士及第刘褎然,年三十七,本贯广东广州府番禺人。曾祖宗彦,祖禹康,父政。出身原係国学进士,应举于咸淳四年五月内陈文龙榜,准敕进士及第,批到刑部等称。截曰终无过犯,赴部用黄甲免试,以近及远,恩准报状。据本人状,集黄甲阙韶州军事判官炽炤,得本人係殿试第一甲进士及第,权使黄甲免试,以近及远,恩例无过犯,不碍今来参注,遇龙飞因例合拟文林郎,应入职官差贵。勘会本人合该差注于条法,指挥即无违碍,本部已铨量讫,敕头陈文龙右一人,拟文林郎,韶州军事判官填见阙。

咸淳四年(1268年)十二月。

第二道:授承直郎、差提领丰储仓所检察官

敕承直郎宜差提领丰储仓所检察官刘褎然,史筵之选最重,然其无属,定员皆以来选,颇杂而史局轻矣。以尔胶庠之彦,繁而有文,列之史局属,以重其官,夫惟能于其官,则能称吾所以重之意焉。可依前承直郎,特授史馆检阅,奉敕如右,牒到奉行。

德祐二年(1275年)正月。

第三道:授承议郎,行太常承兼翰林院权直学士

敕承议郎行太常丞兼翰林院权直学士刘褎然,自权奸迷国之久,四维随驰,难危之际,外而牧守叛降,内而缙绅逋遯,寝成无父无君之习。朕重慨士风颓靡,人心陷溺,思所以抵厥振起,惟尔庀职榖下与我共守。陟官一列以劝,事君懋思尽忠,勿替初节。可特授朝奉郎,依前行太常丞,兼翰林院权直学士,奉敕如右,牒到奉行。

德祐二年(1275年)二月。

相传,由于刘褎然是“卒于行在、谥忠毅”,宋朝皇帝赐葬于“从化水东堡土名“分乳岭”脐穴寅甲向之原”,并留察祭田于广州府从化县“灰塘村”、“黄枝冚”、大凹“禾仓岗”等地;其梁氏夫人葬于“从化县南门外峰梅岭下蛇形大湖塱己丙之原”,后人也就从原籍“广州府番禺慕德里司庵罗”、即现今的白云区石井镇红星村的亭岗到从化来拜祭并管理祭田。根据族谱记载,其后二代国珍、三代灌道都似乎与从化“没多大关系”,第四代公康倒有一句“居从化,生子成德”的记录,第五代成德生五子,却又只有次子显宗“分居从化”,其他的仍在亭岗为主。第六代显宗有文、恒、忠、信、尧、煜七个“仕字派”的儿子,也仅有仕恒、仕煜两人在从化扎根、传后,甚至乎到最后仍都葬回到亭岗附近的广州郊区。据载,第七代仕煜娶麻村隔塘李程受之女,而这位李氏太夫人葬在罗洞(即江埔上、下罗沙)天生池,是我们现在知道最早的能作为“定居从化”的直接证据。因此可以推断,选择定居从化而逐渐形成村落的应以第六代显宗为始,可惜他的生卒在族谱并无详细记录,只能以其后族谱中有较详尽记述的第七代仕煜“生于明宣德十年”即公元1435年作大概的推算,推算刘褎然的后人“定居从化”至今约为600年左右。

至于“圆村”村名的来历,一个说法是以大岗岭“圆岭仔”之“圆”而定名“圆村”。另一个说法是,锦洞溪水原来经“象鼻岭”、“西岗岭”、“凼垄”、“ 湴塱”到“池菇塘”、“打铁塘”、“长塘”、“松柏塘”、“老虎运塘”(音)一线绕村而过后流出小海河,形成大半圆而定名“圆村”。后来因为人为打通了“象鼻岭”的山坳,锦洞溪水才改道直接经白田岗出小海河,上述的“塘”就是从原来的河道而来。我在1985年读初二时曾协助、跟随班主任利衍光老师做过相关普查,走访了村内一些老人,关于“圆村”的定名,两个说法都有,也难于确定和考究。

但由此看来,清雍正八年《从化县志》(1989年注释本)人物志直接记载宋进士刘褎然是“水东人”是不对的,褎然的原籍应是“广州府番禺慕德里司庵罗”。只因为他的坟墓赐葬于从化,其子孙中的一支因为拜祭、管理祭田才选择定居从化、形成村落,才有了后来的水东堡圆村,才有了后来的故事,也就是说,是先有其墓,后有圆村。

现在,刘褎然“学士公”墓、“学士婆”墓都因为近年的城区建设、街北高速建设征地的原因而动迁并合葬于圆村大岗岭“蛇崦”, 墓碑、界碑、五大房(重修)同立碑等及部分墓石还在。每年重阳节,亭岗、上涌、浮村,高第、社边、竹料、东冕,顺德桂洲、石歧、亭涌,花县广岭、山角,从化宣星、圆村等各地子孙同往拜祭。更难能可贵的是,梁氏太夫人是“同邑京县尹公惟中之女也”,刘梁两家自缔结姻亲,七百多年来两村后人以姻表相亲、睦邻友好、相互扶持。直到现在,每到九月初九重阳节,梁氏后人也依例与亭岗兄弟一道相约前来,汇合我们其他各地一众兄弟村的“老表”同往“学士公、学士婆”墓前拜祭, 成就和传承着七百多年来的一段佳话。

 

(二)圆村刘格

圆村以刘褎然为始祖后的第七代仕恒(生卒未详)、仕煜(14351483)定居圆村后,经过第八代刘琰(14581518)、第九代刘应科(14931552)等的经营和发展;因为从化圆村的水土丰饶,也因为诗礼传家、勤于耕读,相传“两代开科”,到第十代刘格(15191577)就“三代进士”了,现在看来,刘格是生于从化、长于从化的“名人”。

族谱记载:

十世祖考刘格,(15191577)公行一,讳格,字豫诚,号岭阳,应科公长子。有英颖,年十六乡补邑弟子员,十八考优等,二十二举嘉靖庚子(1540年)科十二名。甲辰(1544年)游太学,乙巳(1545年)移家会试,壬戍(1562年)就铨授应天府六合县令。

又载:

十世祖考刘格,字豫诚,号岭阳,从化水东藉学士公十世孙。性至孝,父母殁,哀毁几灭。弱冠登嘉靖庚子科(1540年)十二名,屡上春官弗得,偶益淹贯经史。壬戍(1562年)谒选授六合令。清廉勤敏,百废俱举。徐国公家僮锁禁良民,公杖而戍之。闾中丞禁江盗数百,疏皆抵死,公密廉其枉者数十,力争之不屈。操江都御史欲朘削沿江官军,公不阿承,时称强项令。移信丰令,雩都令以杖田激民变,遂以返,督府殷公三遣官弗能定。公继往,片言解散,执其首恶正法焉。殷公疏其能,留治雩都,而信丰士民争请还之,公一时声誉赫然矣。奕政成而还,绝迹公府。惟与何古林讲学于天山书院,居乡绝数(?娄+贝)万石君。而文词遇之,好行阴德,乐善广施,周贫问疾,敬长恤勤,伦以治家义方以训子。所著《性说致知论》、《大伦图说及文集》行世。隆庆丁丑年(1577年)病不起,年五十九。试宰六合群梨留驾写尸祝生祠,再合信丰士民思棠殂豆名宦。受子克正翰林院检讨之封邑, 敕进阶承德郎,绅于公举,崇祀乡贤。元配封孺人欧阳氏,寿九十二;长子克正隆庆辛未(1571年)会魁,授翰林院检讨、征仕郎;次子克修,万历壬午(1582年)贤科,大名通判升海州知州;三子克齐,禀生;四子克治,选贡;五子克平,经博士;均致远之才。

再看清雍正八年《从化县志》(1989年注释本)

礼制志(上)(P48)载:

乡贤祠在启圣祠右,后墙便贴本学地界。祀宋朝刘褎然、明朝欧阳寅、黎元昌、刘格、黄应中、李师曾、谭炜、欧阳晖。

刘氏人物合传志(上)(P155-156)载:

刘格,字豫诚,水东人。性至孝,弱冠登嘉靖庚子乡试,壬戍谒选授六合令,清(慎)廉勤敏,百废俱举。徐国公家僮锁禁良民,格杖而戍之。闾中丞擒江盗数百,疏皆抵死。密廉其枉者数十,力争之不屈,时称强项令。操江都御史,欲脧削沿江官军,格不阿承,遂调信丰。会雩都令以丈田激变,督府殷公从俭三遣官弗能定。格继往,片言解散,执其首恶正法焉。从俭疏其能,留雩都,而信丰士民清还益力。未几从俭去长沙,李棠来代,潜言先入,徙荊府审理正,归卒,从祀信丰名宦及乡贤祠。所著《性说》、《翊善论》、《大伦图》,多(发)古人所未发。子克正登进士,克修举于乡,克治选贡,与克平并有才名。

又看:

选举志(上)(P124-125)载:

宋进士

刘褎然(水东人,宋咸淳四年历官太常丞。有传。)

明进士

刘克正(水东人,隆庆辛未会魁,官翰林检讨。有传。)

明举人

刘格(嘉靖庚子审理,水东人。)

刘克正(隆庆丁卯进士,水东人。)

刘克修(万历壬午)

选举志(下)(P128-129)载:

明岁贡

万历24

刘克治

荐辟

刘格(审理,以子克正进阶承德郎)

另外,关于圆村刘格,族谱还记载有明穆宗封赐其妻欧阳氏为孺人的敕令,也更丰富了圆村刘格的故事并教化人心:

进阶承德郎刘格妻欧阳氏敕令二道

奉天承运,皇帝敕曰:

位不满德者,恒以有余,遗之后嗣,时天道己。朕奉天体人,疏荣锡数,自子率亲咸与显扬,岂非义哉!尔原配六合信丰知县刘格,乃翰林院检讨克正之父,奋自贤科,历任理人,性良才敏,清名闻于海内,政平民和,兼自著于当时。爰有嗣子,早致清华,志是酬而名亦永矣。兹以子贵,从再本帙进阶承德郎锡之,敕令尚克,只承永昭燕翼。敕曰:妇道含章,必托其夫,若子而后见,故朝廷褒嘉之典,恒随所就而推及之,惟其称也。尔欧阳氏乃翰林院检讨刘克正之母,出自儒门,嫔于哲士,孝敬雍睦宜家人,能使尔夫以兼就能著声,尔子以文章效用,妇道、母仪两有征矣。兹录之恩从夫之爵,封尔为孺人,象服是宜,燕居攸称。

隆庆六年(1572年)八月十五日。

通过族谱、县志的记载,让我们对圆村刘格的生平及与之相关的情况有所了解,当时的社会环境、当时耕读传家的文化传统略见一斑。唯可惜的是,族谱和县志中所记载的其著作《性说致知论》、《大伦图说及文集》,或名《性说》、《翊善论》、《大伦图》之类书籍,至今我还均未见到任何一些保存,也还未能通过查找而得以拜读并试图使之“重光”。现在,通过网络传播,看到圆村刘格当年在外为官的经历,还有“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能得到当地较高的评价;相距四百多年,它通过“权威”的、“官方”的《六合县志》的记录而保存下来,印证了我村族谱的记载。更可喜的是让我读到了他的诗作,而据我所知,这些诗作在我们村、我们从化当地是还没有记载的,可以说是拾遗补缺、以证前贤。我相信这些诗作、书籍能让我们更好地认识、了解先人,更能了解传统的诗词文化。毕竟其学业、造诣是经过科举考验的。我也更相信圆村刘格(和他的儿子的)事迹、诗作是激励我们后人发奋努力的正能量,是千百年的光辉传统、灿烂文明,让我们引以为傲、让我们致力传承。

下面将转载得来的《万历六合县志》卷八艺文志:从化刘格(知县)“六峰八景”,(律诗八首、有残缺)公开、分享;期以为引,以后还能收集到更多从化刘格的诗作、书籍和其他先人流传于外的作品。

《万历六合县志》卷八艺文志:六峰八景

从化刘格(知县)

《龙津待渡》
皇仁从古重津梁,况有滁流一派长。

车马去来云锦续,星河摇漾夜珠光。
晓行良袂无朝露,晚过征帆卷夕阳。

岸北岸南楼馆外,渔歌几处起回榔。

《瓜步观潮》

长堑东流去复,去不尽自天来。

光添瑞霭团翻照,势接洪涛起怒雷。
渐渐中流孤柱没,依依平岸两沙开。

忘情鸥鸟仙踪在,谁羡川舟有巨才。
《灵岩积雪》
列障参差石势峣,四郊无碍冻云消。

缘风弄玉飘鸳,映月疑花喷鹊巢。
万国凤颁春历近,九渊龙卧夜珠寥。

明年垅郭知多熟,两穗应看长麦条。

《定山出云》
■■白云初出■,■■■■■■山。

偶团落鹰丹霄外,还■飞龙■■■。
■■■方■■■,乘风千态取来闲。

却怀庄老今何在,■■■■■自攀。
《冶浦归帆》
二水会流如带合,一天红日照晴川。

参差雕斗层楼外,高下牙樯返照边。
棹稳不辞回汐急,蒲轻宁惜带风悬。

犹闻舟子归来后,竞唱菱歌乐少年。
《龙池举网》
寂寂澄潭万顷余,碧云影里见游鱼。

休夸大泽还挥剑,胜凿昆明不用车。
网去三方心独快,网分万目手中舒。

夜来风动微波起,疑有神骊故弄珠。
《草塘春色》
东风吹暖到江城,嫩绿初铺十里平。

水蓧漾中翻浴鹭,野花飞处满啼莺。
云山远近千层画,歌管频喧百和声。

日暮归途回一望,不堪犹有未终情。
《长芦晚钟》
古寺萧萧映夕曛,楼高无碍梵钟闻。

洪音已别非凡器,余响尤惊绕白云。
来去燕雏巢自惯,浮沉凫鸭水中分。

清闲似此能多少,伫望江郊日未昏。

 

为此,我也专门“凑两首”表达情感,请正:

拜读十世祖考讳岭阳公刘格诗文

十世祖遗珍,传家莫比伦。

诗文胜金玉,读者见精神。

人死如灯灭?天长递日新。

风流吹不断,春去复还春!

祖荫重光

拜迎先祖律诗还,德荫传家莫等闲。

四五百年今日看,轻如薄纸重如山?

 

(三)圆村刘克正

    刘克正是圆村十世祖刘格的长子,他的故事有些“传奇”。让我先将族谱、《从化县志》的记载摘抄下来,请自行比对,不另作赘言。

族谱记载:

十一世祖克正,(15451581)字懋一,号海樵,格公长子。嘉靖辛酉年(1561年)十七补邑弟子,每岁试辄魁多士。二十三隆庆丁卯科(1567年)第八亚魁。辛未(1571年)会试,主司奇其文,拟魁天下。后因策场任意条封,以纸尽稍缩其词。太师座张居正得其券甚奇之,独嫌文气太促,恐为嗣寿有亏,竟置第六名会魁,时论惜之。既第进士,考入翰林院庶吉士,进授检讨。万历乙亥(1575年)奉命册封靖江王,馈遗一无所受。修《两朝实录》成,寻奉敕命进征仕郎,赐白金文绮。且质敏才茂,肆力词赋,为丁公士美,诸公大授,辈所推重。时同举于南宫者七人,出补郡县各赠言皆属公,二百成七序皆脍炙,谓倚马万言不啻过也。尝作《越裳白雉赋》,璀灿华丽,为世竞传之。丁丑(1577年)奔公丧归,哀毁踰节。辛己(1581年)起服,行抵淮阳疾作,入淮疏请归,远次真州(江苏仪征)卒。弟克修扶棺归。享年仅三十有七,所著文集行世。夫以公之才之节,使延之以年,以充厥志,则可黼黻皇猷、栋梁清庙、为帮为光矣。配河南窑头村都御史蒙公召之女,敕封孺人,续娶知县杨公石洲之女,俱无后,以弟克修之长子翱入继为后。公生于嘉靖廿四年(1545年)乙己岁六月廿八日,终于万历九年(1581年)辛己岁十二月初一,享寿三十有七。至大清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丁亥岁,玄侄孙廪庠生阶升请于邑令梁公、儒学梁公、池公入祀从化义学乡贤。孺人生于嘉靖廿六年(1547年)丁未岁八月十九日,终于万历八年(1580年)庚辰岁二月初一,享三十四岁,合葬省城东门外石牌村后土狮子岗丁未向之原。杨氏改适。

     又载:

翰林院检讨、征仕郎刘克正妻蒙氏敕令二道

奉天承运,皇帝敕曰:

朕肇举彛章,覃思有位,滕惟秘馆,诸士储着有素,向用方敫敷锡之典,伸得逮于甄,叙之曰恩厚矣。尔翰林院检讨刘克正,拔自贤科,毓于中秘,克自砥砺,抡以今官,际斯庆恩。尔宜沾被,特授尔升征仕郎,锡之敕之。命夫文学侍从之职,非止公纪载明得失已也,研综弗极则硕对无资,涵养弗醇则发扬无本,尚益宏乃学慎,乃修以称。敕曰:福祚之始于阖门,故朝有宠命则家有荣施,其来尚矣。尔翰林院检讨刘克正妻蒙氏,毓祥宦族,配德儒流,用衮内政,尔夫能在文学、服在词垣,惟尔实佐成之。兹特封为孺人,服此宠光,式昭懿范。

敕命  万历元年(1573年)六月初五日。

 

再看清雍正八年《从化县志》(1989年注释本)

庙祀志(上)(P57)载:

义学祠在儒林门左,康熙四十八年,知县梁长吉牒移教谕梁廷佐、训导池延宗,会同绅士照穗城书院例祭祀名宦明知县唐世淳、侯邦治、教谕张师益。国朝知县田家修、俞嶙、训导蔡献葵,乡贤明举人知县梁宸,会魁(简)检讨刘克正,明经学正曾绰,孝廉知县欧阳潢,孝廉副使张守让,孝廉知州邓良佐,解元教谕李粹中,明经乡宾李光升,一十四贤,春秋丁后一日致祭。

刘氏人物合传志(上)(P155-156)载:

刘克正,字懋一 ,格长子,生而颖悟,隆庆丁卯举于乡,辛未会试,主师奇其文,拟魁天下,后置第六,时论惜之。既第,改翰林院庶吉士,寻授讨简,奉命册封靖江王,馈遗一无所受。修《两朝实录》,成,赐白金文绮。会父丧,归,哀毁踰节。起,复抵维(杨)扬,疾作,还次真州卒,年仅三十七。作《越棠白雉赋》,世竞传之。

 

在我们村,还有一个传闻:刘克正文采非凡,向来“每岁试辄魁多士”,辛未(1571年)会试时“主司奇其文,拟魁天下”。“太师座张居正得其券甚奇之,独嫌文气太促,恐为嗣寿有亏,竟置第六名会魁,时论惜之”。张居正,“隆庆元年(1567年)任吏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后迁任内阁次辅,为吏部尚书、建极殿大学士。隆庆六年(1572),万历皇帝登基后,张居正代高拱为首辅”。以张居正当时的权威、权势,足以影响辛未科这场科举的名次。而当他看到刘克正的文章后也“甚奇之”,但又“独嫌文气太促,恐为嗣寿有亏,竟置第六名会魁”。以这种理由剥夺了刘克正“拟魁天下”的机会,实在有点玄妙、有点传奇、甚至有点难以令人信服。于是就有了这样一个说法:说因为“刘克正”为这个名字所累,太师座张居正因为他的“正”恐为刘克正所“克”,所以容不得克“正”的克正夺魁云云。

从现在搜查到的史料中看到,张居正的“正”并不恐为刘克正所“克”,刘克正参与“两朝实录”(《明穆宗实录》、《明世宗实录》)及《大明会典》的编篡,并逐步“奉敕命进征仕郎、命以文学侍从之职”等等,都与张居正“主持篡修并抽调谙熟本朝典制、擅长史事之人参与编纂”有关,可见张居正对刘克正是赏识并知人善任的,并无所谓的“打压”。克“正”之说,只是坊间巷议的传闻而矣。

但是,族谱所述“太师座张居正得其券甚奇之,独嫌文气太促,恐为嗣寿有亏”一句却似乎一语成谶,令人不得不佩服张居正的眼光独到及惊觉于中华汉语文字组合的神奇。从族谱记载中可以看到,刘克正是“生于嘉靖廿四年(1545年),终于万历九年(1581年),寿三十有七”,这是折寿;而“配河南窑头村都御史蒙公召之女,敕封孺人,续娶知县杨公石洲之女,俱无后”,则是无嗣,这在封建社会可是一件大逆不道、不孝的事,是仕子们所不齿的。刘克正因为奔丧,从京城回乡守孝三年;期间,“原配孺人蒙氏享三十四而卒”,继而应该是很快就“续娶知县杨公石洲之女”,可以看出他是很在意子嗣这回事的,甚至已经有些“踰节”般的“作出努力”了。可惜的是,守孝三年后,“辛己(1581年)起服”,起服,指起除丧服、重新上京复任的意思,却不料“行抵淮阳疾作”,走到河南省淮阳县的时候发了大病了;“入淮疏请归”,在淮阳写了奏折告请回乡养病(或者甚至已经感觉冥冥中注定要回乡“落叶归根”),却“远次真州卒”,还没往回走到江苏仪征就去世了。

凭一篇文章的“文气太促”,看到“恐为嗣寿有亏”,而且经时间证实了其作者真的“嗣寿有亏”——这实在让人觉得有点传奇吧。

圆村刘克正的故事有点传奇色彩,而他的成就却是确切的、骄人的,他生于从化、长于从化,无愧是从化圆村的骄傲、从化的“名人”。百度搜索“明代广东进士表”中他与本县黎邦琰、曾士楚同为隆庆五年三甲进士;族谱及县志中记载他写的《越裳白雉赋》一文亦确实收录在“御定历代赋汇目录”中。他的名字应将随着他的文章及《明穆宗实录》、《明世宗实录》、《大明会典》的流传而流芳千古。

关于圆村刘克正,今年四月我也曾有一首诗表达情感,请正:

返村怀旧  

流溪河畔踏春行,听得蜂鸣听鸟鸣。

圆岭风云欣不老,村场古巷熟还生。

土豪历代骄人出,烂瓦传真独我争。

一念水东刘克正,他谁今日愧无声?

 

(三)圆村刘克修及其弟克齐、克治、克平

刘克修是圆村十世祖刘格的次子,兄克正,弟克齐、克治、克平。

族谱记载:

十一世祖考克修,(15481611)公行二,讳克修,字少已,号粤愚,格公次子。补邑弟子员,登万历壬午年科(1582年),就铨初授连江教谕,再授大明府通判,三授淮安府海州知州。任满因以母老致归。配三山村通判唐公守勋之女,赐赠宜人,娶妾陈氏、黄氏二安人。生男四人曰翱、翾、翿、翀。公生于嘉靖廿七年(1548年),终于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寿六十四。

又:

圆村十一世祖考知州公刘克修(15481611),字少已,号粤愚,格公次子,生而颖悟,登万历壬午科(1582年)四十六名,乙未(1595年)谒选授连江教谕。修名古学,礼教四方,桃李盈门,文风丕著。擢大名府通判,兼介敏练,直指使重之,委以简阅边关军实,严清弊蠧,置骩法者于宪,兵将皆畏服。内惠黄篆,值蝗雹为灾,抗税珰,减加赋,疲困获苏,俾宏展骥之能,保惠有方,兼勤弥励行,河戢暴有盗息民安之功焉。降敕褒升海州知州,惠布江城,沛千里保釐之泽,政宜土俗。恰远尔父母,歌政成鲜,组还乡报。公性至孝,事亲承颜顺,志处同,气曲尽,有于与人以诚。无媕娿之能,悟淡,不逐势利。里有受诬啣者,力为伸说,雪喜周人之急难。终日恂恂,敬奉母太安人最慬:朝夕视膳于舍,非太安人举箸则不敢餐,即迎养于诸子、别室亦俟;太安人饭乃饭也,太安人病,药必亲尝,衣不解带。庚戌(1610年)冬,执丧,哀毁踰节,辛亥(1611年)春不起,享年六十有四。所著文集行世。

又:

直隶大名府通判刘克修妻唐氏  敕命二道

奉天承运,皇帝敕曰:

天雄五服,肱郡诸长,式如在辇榖之下畴,能奉职循理。朕急愿得之,以风四方。尔直隶大名府通判刘克修,英贤遂养,洁守通才,拔自乡围,试于胶序,擢居敕吏之任,俾宏展冀之能。而尔保惠有方兼勤弥励行,河戢暴有盗息民安之功焉,可称厥叙民。兹用岁阅,授尔升承德郎,锡之敕命,尔郡在先朝为北门锁镉,乃今则几南北地矣。然以神京蜜迩故,保障特需才焉。尔洽有能名,愈懋远图,无隳前问,则显陟汝,钦哉。敕曰:盖正始特重委离,乃兴,夫成之而不与夫享之,则今昔异域,匪藉国恩,曷由纾焉。尔大名府通判刘克修妻唐氏,持躬淑慎,令德柔嘉,当真黾勉,同心惟是,惟业相最,乃翟帔甫逮,簮珥长损,其唐可置元配而弗录乎,兹用赠尔为安人,静好微音,庶永锡于纶 

敕命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三月二日

再看清雍正八年《从化县志》(1989年注释本)

刘氏人物合传志(上)(P155-156)载:

刘克修,字少巳,格次子,有文行,领万历壬午乡荐,除连江教谕,擢判大名府。廉介敏练,直指使重之,委以简阅边关军实,严清弊蠧,置骩法者于宪,兵将皆畏服。视内黄篆,值蝗雹为灾,抗税珰,减加赋,疲困获苏。满三载,迁海州知州,以母老乞归。

教谕,学官名,宋京师小学和武学中设。元、明、清县学均置,掌文庙祭祀、教育所属生员。刘克修任连江教谕的“连江”,是现今福建省福州市连江县,刘克修的名字也能从“福建省情资料库--地方志之窗”网站中的“职官六”表中查到。直隶大名府,查有现今河北省邯郸大名县,尚无查看到刘克修任职通判的记录,只能以上述记载的“直隶大名府通判刘克修妻唐氏敕命二道”作为佐证。海州,查有现今江苏省连云港市海州区,与过去的行政划分或有不同;关于海州知州一职,有关刘克修的也只查到新浪博客网名“南博万”博文“连云港市志·大事记”中记载:“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海州知州刘克修与学正顾绍蓬等编成《胸海唱和集》。是为连云港地方文学史上最早的诗赋总集”一句,与族谱、县志记录的时间相合。

我还想通过“封赐”说明:上面的“敕令”中,皇帝赐封进阶承德郎刘格妻欧阳氏为“孺人”;赐封翰林院检讨、征仕郎刘克正妻蒙氏为“孺人”;赐封“直隶大名府通判刘克修妻唐氏”为“安人”;而族谱记载刘克修“配三山村通判唐公守勋之女,赐赠宜人,娶妾陈氏、黄氏二安人”。这该如何理解呢?

孺人、安人、宜人,都是封建时代命妇的一种封号。明、清时,七品官的母亲或妻子封孺人;六品官之妻封安人,如封与其母或祖母,则称太安人;五品官妻、母封宜人;这都是有明确的标准所规定的,经敕令赐封后,等同于品官,下一级的地方官员就要以之为尊、不得逾越。这也就是说,刘格、刘克正当时(受封赐时)只是七品,而刘克修任大明府通判时就已经是六品,到后来记载的褒升“海州知州”,是从五品职位。当时海州的行政区域,在元朝时是“海宁府”,到了清雍正时又升为“直隶州”, 行政级别可能比一般州、县高。

由此可见,刘克修的官职比刘格、刘克正高,但似乎刘克修比不上刘格、刘克正的名气,《从化县志》的记录也不多。

现在我们知道:生于从化、长于从化的刘克修是从五品官,这对于当时定居从化才四、五代人的圆村是很了不起的成就。如果网上博文“连云港市志·大事记”中记载:“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海州知州刘克修与学正顾绍蓬等编成《胸海唱和集》。是为连云港地方文学史上最早的诗赋总集”所言属实、并得以引证的话,将符合并印证族谱有关“修名古学,礼教四方,桃李盈门,文风丕著”的记载,让我们在四百多年后的今天更直观、真实可见地接触到前人的足迹和成就,那将是我们圆村、我们从化的一件大喜事。刘克修也就更无愧是我们圆村、我们从化的骄傲。

下面再看看他的三个弟弟,也从族谱、县志的记载开始。

族谱记载:

十一世祖克齐(15491591)行三,讳克齐,初讳克让,字少均,号少华,格公三子,充府廪生。生于嘉靖廿八年(1549年),终于万历十九年(1591),寿四十三。

十一世祖克治,(15621606)行四,讳克治,字季德,号群玉,格公四子,充从化学廪庠生。万历戊戍科(1598年)本房房师潘力荐解元,因首篇文章有似伤之,时主考不允,欲置散魁,房师不欲屈其才学,遂置副榜。以己亥岁(1599年)选为贡士北上,未就仕。归家与诸友、昆弟共乐诗词文赋,鼓琴燕饮而矣。生于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终于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寿四十四。

十一世祖克平(15651601)行五,讳克平,号青阁,字道子,格公五子,充从化学廪庠生。平生轻世肆志,广交远游,善诗画词赋,惟与诸友、昆弟遍游名山大川,世皆传其为李太白后身云。生于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终于万历廿九年(1601年),寿三十七。

再看清雍正八年《从化县志》(1989年注释本)

刘氏人物合传志(上)(P155-156)载:

克治,早工文赋,为督学郭公子直、陈公鸣华所称赏,后以明经选。生平多才艺,而琴尤绝伦。

克平,少尤颖悟,弱冠廪于庠,工诗及诸古文词。善六书、花卉。大中丞刘公命作《仙鹤赋》,大加叹赏,以谪仙目之。总制陈公属以订修许氏《说文》、《初学记》诸刻。克平虽放于才,亦多慷慨,曾脱一材官大狱,不令知。友人蒋不任客死,为葬于父墓侧,岁时祀之。后以兵宪李公聘修《石室志》,溽暑中感疾卒,年三十七。

艺文志(P332)载:

游龙潭

刘克平(本县人  秀才)

叠嶂层峦紫翠中,旧知雷雨起蛟龙。

只今磴道千盘折,天末何年一夜风?

 

读到这样的记载,我的第一感觉是,圆村刘格以“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大学》之道中的五个动词为儿子取名,这实在是太高了!是天意?是巧合?我看是人为!从这样的取名就可以看到他对儿子们的期望——要读书、明德、知礼,要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但从族谱中记载三子“克齐,原讳克让”看到,从他的这五个儿子在1545年、1548年、1549年、1562年、1565年的二十年间出生,特别是四子、五子与前三个的年纪差距可以看到,这老太爷或许是有了四子、五子后一下子心血来潮,把三子“克让”改为“克齐”,才成就了“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好意。《从化县志》中并无刘克齐的记录,这可能跟他的“成绩一般”有关,但这段取名的故事也就不为人所知了,这里应记一功。

至于克治,《从化县志》记录为“明万历岁贡”,“选为贡士北上,未就仕,归家与诸友、昆弟共乐诗词文赋,鼓琴燕饮而矣”;克平,“弱冠廪于庠”,“与诸友、昆弟遍游名山大川”, 唯一记录下来的也只有作为“本县人、秀才”写有《游龙潭》绝句一首;这“小哥俩”的记录似乎让我读到了有一点“官二代”的味道。从所记载的相关日期看来,克治生于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那一年的刘格已经四十四岁,刚刚的当了六合县令,正是学业有成、事业有成的时候;克平生于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也是刘格事业正旺的时候;所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自然得到了较好的“基因遗传”和初期较系统、全面的教育;但“家富小儿娇”, 相信又自然会养成了一些少爷脾气。到刘格1577年去世的时候,他们俩一个十五岁、一个才十二岁;那时候,大哥克正忙于奔丧、子嗣、行服回京甚至到1581年就卒于真州,对他俩的照顾有限;二哥克修也只是“补邑弟子员”,到了1582年才初授连江教谕,对他俩的照顾也会有限;三哥克齐“成绩一般”,所以只能靠他们俩以家族的底气及他们的“天聪、脾气”为人处世,这就不难想象他们生而有才,但只是“与诸友、昆弟共乐诗词文赋,鼓琴燕饮”、“与诸友、昆弟遍游名山大川”而并无太多建树的了。——这就是我读出来的关于克治、克平的另类感觉,姑妄言之,且不论我的忖测和不敬吧。我想,一个人、一家族、一个村落甚至一个城市、一个国家的兴起、衰落,原因会有很多,关键是我们该从这些兴衰过程中看到并总结一些经验、教训之类的东西,让我们以后少犯错、不走歧路、弯路,也更应教育我们的后人少犯错、不走歧路、弯路。

“从化水东堡圆村、圆村刘格和他的儿子”的故事暂且结束,从化圆村今天的故事正在延续;我是克修公之后,从化圆村的第二十三代,衷心希望我们能秉承家族传统,“读书、明德、知礼,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发展和创造更辉煌、美好的未来。

 

20148

  评论这张
 
阅读(44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